复习空境的幽灵

【维勇】那个俄罗斯人我看你不爽很久了

啊啊!这篇实在是太对劲啦!就是真利姐的感觉!

凉茶书屋:


·真利姐视角,姐姐常年对维勇cp的嫌弃我都看在了眼里【。
·OOC,擅自捏造了一个隐性弟控真利姐
·小段子,时间线有变化
·非常短
·手机发文格式喂狗,凑合看(。
·求小天使留评论qwq


·
我的名字是胜生真利。
拜我弟所赐,我单方面认识花滑界的传说长达十数年之久,并且能够详细地道出从他的成名曲他的代表动作到他家狗的品种和毛色。
这些全面的情报我本人是没有兴趣的,但是拗不过我弟成天扒在我耳朵边上灌输。
对,你猜的没错,我弟也是一位花滑选手。如果你稍微了解一点的话,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字,毕竟他好歹也算得上是上赛季的世界前六。
日本代表选手,胜生勇利。
要问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的话,我应该是挺喜欢我弟的。
性格温和,为人善良,青春期也没怎么叛逆,总的来说是个挺省心的弟弟,小时候还是挺可爱的。虽然不太擅长人际交往,朋友不多,不过和他亲近的人都挺喜欢他的,那也就行了。
我对他最大的不满,主要集中在一个俄罗斯人的身上。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花滑界的传说,同时也是我弟的偶像,是让他从头发尖到脚趾甲都散发着“啊我好崇拜他我好喜欢他”气场的罪魁祸首。
·
老实说吧,我对这位维克托选手并没有什么好感。
是的,我当然是无缘和传说级别的人物见面的,更不可能结什么梁子。对他略带不爽的感情大概是因为我弟永不停歇的迷弟行为导致的厌烦和不以为然。
怎么说,可能是有点逆反心理的感觉吧。
我对花滑的了解没有因为我弟的原因增进多少,毕竟我对这项运动本身没有太多的兴趣。不过我还是挺喜欢看我弟滑冰的。勇利这小子平时有点畏畏缩缩的,看起来也没什么自信,但投入感情专注表演时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也还算的上帅的。
当然和我担的Takao比还差得远了!
咳,说远了,言归正传。勇利真的是发自内心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崇拜维克托的,我觉得他每次看比赛录像时连毛孔里都透着喜爱维克托的迷之气息。
而如此崇拜一个人的迷弟,怎么可能忍得住不跟别人安利自己男神呢。
对,所以从小学开始,在他义无反顾跳进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个大坑之后,便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向别人安利他那宛如天神下凡的偶像。
作为他姐,很不幸的,我首当其冲。
·
众所周知,卖安利一般两个下场,成功或者失败。
很荣幸的,我是失败的升级版。我对勇利的安利产生了抵触心理,并且开始采取手段阻止他的安利行为。勇利心很细,很快发现了这一点并明智地采取了迂回措施。也就是不直接跟我讲维克托有多帅维克托有多厉害维克托有多么的值得崇拜,而是见缝插针地跟我一点点透露他男神的近况,或者顺应我的兴趣所在竭尽所能地和把我的感兴趣的东西和维克托联系起来。
港真,他的作战成不成功暂且不提,总之我是被他的坚持惊呆了。于是我也不再明面表现出我对维克托淡薄的好感,偶尔还会附和勇利几句。
怎么说呢,毕竟是我弟弟那么喜欢的人,我也不想老是唱反调惹他不开心。再说,能让勇利喜欢这么多年的人,必然是有他的闪光点的吧。
虽然我每次看到那个白毛佬的照片都有一种迷之火大和嫌弃的感觉。
·
时间过得真快,维克托跑到日本来给我弟当教练都已经过去了四个月了。
不得不说,连我这个外行都能看得出来,勇利整个人的状态比以前好了不少。但与此同时,我陷入了非常深刻的迷茫之中。
四个月了,距离上一次勇利和我担尤里奥(对就那个超可爱超漂亮的俄罗斯妖精)的比赛,也过去了一段时间了。现在的我非常的肯定,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虽然他的到来确实让勇利各方面都进步了很多,但这个男人绝对不是这么好心跑过来给勇利当教练这么单纯的。是,我知道他说过有来为自己寻求灵感的成分,我的意思是他的目的不仅如此!
我觉得他这株生长在俄罗斯严寒中的坚挺的白菜想来拱我家的猪!
对,我就是在说我弟!他胖起来确实跟小猪一样圆滚滚的有什么不对吗!
我家的温泉和猪排饭把他养到这么大,怎么能便宜了维克托这棵满头白的白菜!
……但我着急有什么用呢,我家的猪特别乐意被白菜拱啊。
我一边哀叹着亲生弟弟的未来,一边怒其不争地把维克托卧室隔壁的窗户砰地关上。
这已经是我第四次撞见这两人靠在房间墙壁上拥抱接吻了。
说句心里话,我其实真的很想推开那扇半开半掩的房门,然后一脚踹开整日宵想我弟的那个俄罗斯人。
但问题是,那个俄罗斯人怀里抱着我弟。
不好下手啊……
·
现在想想,当我发现那朵意图搞事的所谓爱情的萌芽时,我就该排除万难破釜沉舟,把它扼杀在摇篮里。
电视里正在全球直播的比赛画面里,我弟和他教练双双躺在冰场边缘深情拥吻,对,而且我弟还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
优子在旁边疯狂地倒吸冷气,听起来像缺氧了一样。我看了看坐在她前面的三姐妹,思考着要不要捂住她们的眼睛。
啊不对,已经亲完了,迟了。
我默默地把视线移到爸妈身上,哦我的天,我家二老为什么一脸开心。
那是你们儿子啊!你们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被一棵白菜拱了啊!为什么你们还这么开心!
我沉痛地捂住胸口,世界之大,与我同一战线的人竟无处可寻。
心痛,心痛的无法呼吸。
竭尽全力平复心情,我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我和美奈子一块去了中国的话,我一定会从观众席上冲下去,好好教教那个老毛子什么叫爱意之拳。
·
结果来了也没有什么卵用啊。
我站在美奈子旁边,看着我弟和维克托无名指上再明显不过的情侣戒,心头一阵追悔莫及悔不当初。
要是早知道勇利会被一个俄罗斯人拐跑,当初他要去学滑冰时我就该制止他!
搞什么啦,身为姐姐的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弟弟居然婚都订了!还是和一个俄罗斯男人!
其他桌位的顾客在听到那个泰国选手的话以后一阵拍手欢呼,同一桌的几个选手也跟着鼓掌。勇利虽然一直在那边摆手,但嘴里冒出的话根本就不是真心的否认。这小子满脸通红的发烧,这种表情我几乎没在他脸上见到过!思春期都没有!
不,等等,不对,好像有见过几次。
暂时放下对现有事实的愤懑,我头脑风暴了一会儿,悲痛欲绝地发现勇利这种羞涩的表情确实之前也出现过几次。
比如第一次去现场看维克托比赛的时候。
比如一次比赛完后维克托捡起了勇利从观众席递过去的花的时候。
比如勇利知道维克托跑来给他当教练的时候。
比如温泉on ice比赛前两人拥抱的时候。
比如……
哦槽。
我额头上青筋直冒,但这毕竟是在大街上,我还是不能走过去直接给那老毛子一巴掌的。强压下满心的愤怒,我磨着后槽牙跟着其他人离开餐厅。等到另外几个国家的选手纷纷走开,我立刻迈开步子,大步走向那个搂着勇利的腰走路还直往他身上蹭的男人。
·
我说啊,前面那个俄罗斯人,给我放开我弟!我TM看你不爽很久了!
·

好会玩啊!

黒羽:

简单的repo一下多伦多anime north的YOI group photo shoot。请允许我拿披集大佬当封面。去年没去成YOI,感觉错过一个亿,今年YOI大队明显没有去年多,但是还是看到很多维勇成双成对的在游场。对!所有维克托都带了勇利!就我是没有维克托的野生勇利😢。而且北美很多男粉,被很多摄影小哥哥叫住拍照,还有个小哥哥激动地跟我说他等不急要看剧场版了!国内的男性同胞根本连YOI是啥都不知道好吧?有些经典pose我没拍到,比如维克托们集体舔Eros们的鞋子😂(因为我也上去疯去了),等漫展官方的返图出来再慢慢发吧。披集大佬一如既往的很敬业地在搞事情;yuri‘s angles 举着横幅追尤里奥;小南见喊“yuri senpai”喊得都破音了;只不过今年没有举着ユーリ‼︎!的美奈子老师有点遗憾。维勇高能,最后都有些R18了……有只很攻的肌肉超级漂亮的小姐姐维克托(穿西装那个)直接问在场所有勇利要不要接吻……还真有……于是就亲上了。后来那只维又问有没有勇利要玩举高高,120斤以下的都行(后来听小姐姐说她为了出维克托专门花30天练了肌肉)后来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一个举着season 2牌子的人冲进来高呼:“where’s our figureskating gays?”“we were born to ship Victuuri!”然后所有人一起高呼:“more gays!more gays!more gays!”很壮观了……挑了些维勇部分发,其他部分看我录的视频吧……http://fx.weico.cc/share/24843699.html?weibo_id=4244600467506063 真的很开心了,一直觉得靠12集爱到现在的人都是真爱。谢谢大家,也谢谢lofter里所有还留在维勇tag里的小伙伴,希望大家能一直爱YOI爱维勇

立体构成半立体装饰纸杯,主题就是“伴我身边,不要离开”啦!☆*:.。. o(≧▽≦)o .。.:*☆

猫が寝込んだ

嗯…日常风真开心

一个瓶子:

#好久没出现了来讲讲笑话


 


 


 


 


俗话说日久见人心——这句话不论什么场合对任何年龄段的人都是适用的。毕竟,别看有些成年人看上去挺成熟稳重的,要么占着优雅帅哥的名头或者端着盐系男子的人设,实际私底下个个都是不超过十二岁的幼稚鬼。


可事实上不属熊的那一类小孩子上过幼儿园之后就已经知道不能拿着小木棍去欺负猫咪了,所以细究起来,刚刚从壁橱里翻出墨汁和毛笔,就差在脸上写着不怀好意的两位目前心理年龄往多了说最多七岁。


 


“嘘……小声点。你要弄醒他了。”幼稚鬼一号胜生氏蹲在案子旁,他跟手里的小玩意儿较着劲,试图把不知道搁置多少年早干透的墨汁瓶盖拧开。


 


“别担心他睡得可死了,你瞧。”幼稚鬼二号尼基福罗夫氏低声笑着,举着毛笔在大猫鼻尖前晃着,明目张胆地隔空在睡着的大猫脸上隔空打着草稿。“一会儿先给他画个胡子,哎,对了我的手机呢?”维克多转头问道,没注意手上的动作,干得打缕的毛笔直接戳到尤里脑门上,害得睡熟的大猫不满得皱了皱鼻子。


 


“维克多!”勇利压低声音提醒道:“你要弄醒他了!”他还是没有成功打开手里的瓶子,拇指和食指磨得发红瓶盖仍纹丝不动。


 


“SAFE——”维克多凑过头去看了一眼然后比了一个安全的手势:“没醒,啧,他可真能睡。”


 


“都睡一路了。”勇利惊叹,他掀起一片衣服下摆隔着布去拧墨水瓶,发现比光用手拧还容易打滑。“他是我见过的第二个能在真利姐货车上睡着的人。”


 


“第一个是谁?爸爸还是妈妈?”


 


“是你。”


 


“你骗人,我自己都不记得。”


 


“才没,你就是老这样什么都不记得。”勇利脸色不佳,似乎在迁怒那个无论如何打不开的瓶子:“我打不开这个。”维克多见状伸手管他要瓶子,而勇利十分不信任地摇了摇头。


 


“不可能的——哎呦——那小面包车声音那么大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睡着的——这瓶子打不开。”那真的是一个非常顽固的瓶子。


 


“我都跟你说了。”勇利揉着自己的手指:“两件事都是。去年有一回训练完下雨真利姐来接我们——主要是你,你在淋浴间就睡着了吓了我一跳。后来你躺在后座里叫都叫不醒还是我把你拖回来的,你可比尤里奥沉多了。”


 


“那叫我比尤里奥结实——话说真有这事儿?我一点都不记得了,我还是持怀疑态度。”维克多不肯承认。他赌气歪着头,一不留神用劲过猛手上的瓶子飞出去掉到榻榻米上发出不小的声响。


 


两人都吓了一跳,僵持在原地愣了一阵生怕吵醒了尤里,结果趴在四方桌上那个累坏了大猫似乎全然没有被打扰到,保持原来过于无防备的模样沉睡着,因为比起平时醒着的时候乖上太多,两个连搞恶作剧都要磨蹭半天的成年人终于从内心深处挖出了那么点良知出来。


 


“他看上去真的累坏了。”勇利半跪起来,伸长胳膊去够掉到他那边的墨水瓶:“我们应该早点告诉他那条登山路上有缆车的。”


 


“别担心,趁年轻多运动点没坏处。况且他管那叫登山?那叫跑步越野。”维克多想起来自己跟勇利乘着缆车到了山顶,本打算两个人悠闲地去看看风景顺便享用一下家里准备好的丰盛便当,结果野餐布刚铺好没多久就发觉一个拄着登山棍,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凶恶大猫站在他们背后。


 


似乎是察觉到身边人的想法,尤里突然动了动脑袋张嘴嘟囔了几句什么看上去十分不安稳。


 


“他说什么?”勇利问。


 


“说他热爱登山运动。”维克多敷衍道。


 


勇利面无表情地看着维克多,连维克多本人都觉得这时候他要是戴上他的眼镜一定能把这“你接着编,你连马卡钦想出门散步都能编出一个出门征战然后凯旋而归的故事”的情态表演得更生动。


 


“行了我们不能半途而废。”维克多总结。


 


“我去楼上其他屋子里找找还有没有别的墨水瓶,我记得写新年卡的时候还在的。”


 


“你房间?”


 


“你房间。”


 


 


 


片刻之后。


“你们想干嘛。”打着哈欠,贴桌子的右脸上红印还没消去的尤里揉了揉头发,眯着眼睛恶狠狠盯着门边两个端着作案工具行迹可疑的成年人。


 


“额…想要练字?”


 


 


 


 


猫都不信。


 


 

画个小姐姐。雪山系列小姐姐。

服装色彩课做A3拼贴画,妥妥的维勇主题!感觉可以拿着这个卡纸到处卖安利了!

嫉妒使我丑陋,嫉妒使我崩溃(去年的我)

我就是我,胜生勇利的母亲✌🏿✌🏿✌🏻

【维勇】以你为名的季节 下(年下师生paro) 完

七年的等待,终于甜回来!٩( 'ω' )و

糯米桂花:

大学生维克托少年(19)X大学老师胜生君(28)


想谈一场跨越四季的恋爱


OOC/私设注意





---------------


14.


告白的时候是在俄罗斯夏天的开头。


维克托学着大人的样子,提前订了餐厅,甚至准备了花。


他知道在对方眼里,自己也一定是特别的存在。


比如和他说话的时候不经意的脸红,比如他在他写论文的时候,对方偷偷看他的视线。


天才维克托,除了智商高,情商也不低。


更何况喜欢这种事情,是世间最藏不住的东西。


 


可他却没想到,对方在他还没开口前,就把一切按死在了萌芽里。


“我是维克托的老师啊,总是和维克托两个人出来,我觉得,不是很合适。”男人推了推眼镜,维克托知道这是他紧张的表现。可在对方一脸严肃的表情里,他也无心开口去提其他事情。


“以后,我就还是当你的老师,好吗?”


 


男人大概不知道,他说这话的时候嗓音里都是不舍得的颤抖,但是眼神却是那么的坚定,维克托知道他不会回头。


 


所以他也说了,好。


 


15


之后的日子里维克托照例去找他的胜生老师。


只不过他们很少再呆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小教室里了。


像是所有秘密都被对方看破,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日子就这样过了下去。


除了偶尔目光相对的时候,维克托从对方还没来得及收拾好的表情里,才能看出一股浓重的不舍。


维克托无数次的想要顺着那股目光然后抓住那个人的手,问一句,何必呢。


何必既在意我又不肯说,何必既不舍得又硬着心肠和我保持距离呢。


可维克托一次都没有这么做。


因为往往当他流露出一点强硬的意思,他的胜生老师就会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眼睛里都是他读不懂的忧伤。


 


16.


在上半年学期的最后,维克托邀请他的胜生老师去喝酒。


这算是个很大胆的邀约,尤其在对方一直在逃避自己的时候。


但在这一个多月里,维克托的成长大概也很明显。从前那股子麦芽糖的甜腻味道散了,他也换了一种香水。随着褪去的那最后一点点不明显的婴儿肥,现在的维克托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刚磨好的剑,闪着凛冽的光。


所以当他冷着脸提出要求的时候,勇利发现自己连开口拒绝的勇气都没有了。


 


酒吧的灯光很昏暗,他们呆的卡座意外的安静。


勇利挑选了一个离对方最远的对角线,维克托似乎早就意料到了,他对勇利这种无力的反抗根本不介意。


对方熟练地叫来酒保,很快点了两杯酒,一点都没有要和勇利说话的意思。


上来的饮料看上去和乌龙茶有点像,勇利没有在意,拿起来就喝了。


他喝的不算快,但一直没停。没了作业和学校,就这样和对方沉默的坐着,勇利觉得他不做些什么,自己大概一秒都待不下去。


他不敢看对方的眼睛,害怕自己都还没学会掩饰的情绪一股脑都会被对方看进眼里。


可他又抑制不住自己的心。


 


酒吧灯光下,男孩俊美的轮廓染上了一层朦胧的光,看起来更不真实。


勇利只能举起杯子,掩盖住自己暗暗打量对方的视线。


 


男孩长大了,就在他们认识的短短半年里。那股甜蜜的稚气已经不见了,在俄罗斯风雪里吹出的冷意弥漫在他的眉眼之间,让他更像个大人了。


想到这里,勇利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懊悔。


 


不知不觉他的第一杯饮料喝完了,这时他才用杯底感受到了一点酒气。


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觉得有点不妙。


可维克托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他挥手叫来酒保,又添了一杯。


 


新来的酒和刚才的差不多,但是勇利看向酒杯的视线里明显多了一层重影。


不仅是酒杯,就连眼前的人也似乎离他更近了。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耳边涌上了一股暧昧的热气。维克托的声音很好听,每次听他说话的时候,勇利总会忍不住放松自己的神经。


“胜生老师……”随着热气到来的称呼让勇利稍微清醒了点,但随后男孩马上改口了。


“哦不,不是……”勇利觉得自己的手被什么人小心的握住,“勇利……”


“你为什么拒绝我呢?你不是也喜欢我么?”勇利觉得用人在摸他的脸,不是那种玩味的抚摸,而是很认真的,像是在进行什么仪式一样。


那个人的掌心有点热,手心里微微的泛着潮气。


 


他内心有点挣扎,但他说不出口。对面的人似乎没准备等他的回应,而是用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然后他就被拉进了一个怀抱里,算不上宽广,但已经足够结实了。隔着不算厚的衣物,勇利甚至能感受到对方有力的心跳。


酒精被这个怀抱的热度迅速加温,乙醇分子在他的脑袋里肆意的流窜着。


一定是这样。


不然他也不会在一片黑暗里,毫不犹豫的伸手覆上对方的肩膀。


 


17.


勇利其实不太记得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但维克托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不会忘记那个人看似疏离,实际比常人略微还要高上些许的体温。


他不会忘记那个人的嘴唇,平时看起来颜色有些淡,在那个夜晚却因为亲吻的关系变得色气起来。


他不会忘记那个人的拥抱,没有任何东西的阻隔,他贴着对方的胸膛,能感受到和他近乎同频的心跳。


就算他知道对方醒来了会有怎样的反应,维克托也不后悔自己就这样抱了他的老师这件事。


因为在对方神志不清还喊着喜欢他的样子面前,他没有任何其他的选项。


即便代价是永远的失去对方,维克托依然义无反顾。


这是他最甜蜜,也最残酷的成人礼。


 


18.


那天勇利起得比往常都要晚一些。


这次酒精的后遗症比以往都要更强,他不仅觉得头疼,身上也有点难言的酸胀。


一开始勇利还觉得是战斗民族的酒精特别嚣张,直到他感到自己被什么人环抱着,皮肤接触的温度一阵阵的传来,断片前的回忆才些许被回档。


他喜欢了有些时间的人,明显不是乌龙茶的酒精饮料,和对方在他耳边反复诉说着“喜欢”的样子……


这题太难了,胜生老师选择再闭上眼睛思考一下。


 


可对方好像是醒了很久的样子,勇利闭上眼睛以后明显感觉到对方动了一下。但那个人没有开口,只是顺着勇利的姿势,调整到了一个更适合他睡觉的位置。


有什么东西轻轻擦过勇利的鼻尖,他想,大概是他学生那头银色的长发。


在圣彼得堡阴沉的天气里偶尔还会反着光的长发,像是小时候童话书里描述的那样,他其实想摸很久了。


可他不会这么做。


 


因为他是老师,他有他自己的职业道德和职责。


所以即便喜欢到会在发呆的时候反复写着对方的名字,他也不敢开口说一句喜欢。


那代价太沉了,他胆小,他背负不起。


 


20.


那天的结果是维克托选择先离开。


不是他不想等到对方起来面对他,不是他不想好好的和他的老师谈谈。


可那毕竟是他喜欢的人,看着对方明明醒了却不敢抬头的样子,看着对方明明想要靠近身体却时不时轻轻颤抖的样子,他实在不忍心。


如果他的喜欢是伤害对方的东西,那他情愿放弃。


 


这是19岁的维克托,第一次对自己的爱情给出的定义。


 


19.


“我想和你聊聊。”


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日历上夏天的尾巴了。可惜这种说法只适用于其他温带地区,在圣彼得堡,已经是入秋的时节了。


整个暑假他们都没有再见面,他躲着他,他也顺着他的心意,少少出现了。


那是维克托第一次见勇利那样打扮,黑色的大衣,衬着白色的高领毛衣,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应该是心动吧,不然他不会又有点忍不住想要去靠近了。


 


那个夏天维克托的肩膀又宽了些,配上他的长发,已经看不见那种雌雄莫辨的甜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标准的,勇利曾在小说里见过的俄罗斯青年的模样。


像列夫·托尔斯泰笔下的人物了,勇利不着边际的想着。


 


很久没见了,今天就多看几眼吧,勇利想,因为大概也没什么机会再见了。


 


“抱歉维克托,之前一直没有来找你。”勇利找了家街边的咖啡馆,咖啡一般,但好歹清净。“我其实一直在想一些事情,之前没有结果,但今天我觉得是时候要和你说了。”


维克托放糖的手停了一下,但表情还是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普通人。遵循着世俗常规长大的人,所以对于常识和规则,大概也和普通人一样吧。”勇利垂着眼,视线慢慢地发散开,他知道下面的话很伤人,但他又一定要说,“我的老师一直告诫我,作为师长的人,对学生而言本身就有一种天生的权威。因为你站在讲台上,所有人都仰望着你,即便你是个并不怎么样的普通人,他们也很容易对你产生一些特殊的情感。”


维克托依然没有表情,只是盯着勇利,示意他自己在听。


 


“所以我一直很担心,你没有说出口的感情,是不是因为这份权威,亦或者是老师这份职业带给我的加成。”


所以我一直告诫自己,不能动心。即便动心了,我也不可以告诉你。


 


“你还小,很多感情上的事情,我不能替你做决定,也不能引导你做决定。”


所以我一直和你保持距离,即便我从见你的第一眼起就心跳加速的不知所以。


 


“可我可以替自己做决定。”


我只能这样做决定。


 


“抱歉维克托,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对不起。”


我喜欢你。


 


20.


勇利不知道是怎么从咖啡馆起身离开的。


圣彼得堡的风比长谷津的要大上不少,一阵风吹过,勇利都有点双脚要被吹离地面的错觉。


站在异国他乡的街头,他第一次感到孤独。




“啊,忘了告诉他我就要走了。”勇利对着空气说道,随即他又摇了摇头。


也许不告诉维克托才是好的。


不过万幸,他还记得走之前买了单。


 


21.


勇利走的时候是初冬,和他刚来的时候差不多。


他原本就是交流一年的客座讲师,日本那里的学校还有等着的学术项目。


他记得他第一天来的时候天也略微放晴了,算是俄罗斯少有的好天气。


适合作为旅行的开始,也适合结束。


 


他的行李不多,大衣也是他后来到了圣彼得堡随便买的。


之前的羽绒服太旧了,没能熬过上一个北方的冬天。


这里没有美津浓,他只能在导购的推荐下胡乱买了两身衣服。讲道理,对此胜生老师还是有点不安的。


就和他来了没多久以后坏掉又重配的眼镜一样。


 


“去机场。”司机是这里对接的老师请的,个子很高,脾气很好。大胡子的俄罗斯人像他比了个OK的手势,油门一踩就开动了。


车子大概也有点年纪了,开着的时候还能听到些许引擎的声音。


闭上了眼睛的男人因此也就错过了后视镜里那个一直追着车跑的身影。


 


“勇利!”


“勇利!”


“胜生勇利!!!”


维克托一边跑一边喊着车里人的名字,可惜没有接到任何回应。


他在圣彼得堡的初冬里流着汗,眼眶也连带着湿润了起来。


 


也怪他想通的太晚,担忧的太多。


直到他听说对方就要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才幡然醒悟。


喜欢这种事情,哪能那么轻易地就放手呢。


他后悔了。


 


22.


分别其实是件很容易的事,起码比勇利想象的要容易得多。


回到执教的大学,日子又变成了不紧不慢的样子。


照样的上课,备课,做研究。


只不过没有人会在上课的时候再用一双带着温情的眼睛看着他了。


去教研室的时候也都是一个人。


再偶尔一些,午夜梦回的时候,他会梦到有人带着清爽的男士香水味,笑着看着他,趁他不经意的时候偷一个吻。


然后他就会惊醒,盯着比圣彼得堡略矮的天花板,告诉自己这是梦。


毕竟他都不记得那个男孩有真的吻过他。


 


23.


胜生老师不是一个很喜欢的上网的人,起码他的学生们都这么觉得。


不然他大概早就联系学校论坛删掉他在上面的各种被学生的偷拍了。




校园论坛上关于这位寡言的年轻讲师有着各种各样的传言。


乍一看打扮得很普通,五官却意外的耐看。


开的课看描述都很无聊,实际课堂上却意外的有趣。


从不在课件上留邮箱,从不接受除了课后的问题咨询,从不和哪位学生或者老师走的特别近。


要不是他不接受任何没选中课的旁听生,教室又总挑些特别小的,听课的学生大概要比现在的多上许多。


 


在屡次碰壁之后,还是有不甘心的女学生鼓起勇气冲了上去。


“胜生老师,听说你之前在俄罗斯做客座讲师,你能和我们讲讲俄罗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吗?”


“是啊老师,能给我们讲一些你在俄罗斯的案例吗?”


“老师你知道那个俄罗斯很有名的年轻学者吗?长得超帅的那个……据说也是圣彼得堡大学的?老师你有见过他吗?”


有一个姑娘带头,其他好不容易选中课的学生们也一股脑的围了上来。其中一个甚至拿出了手机,熟练地打开了社交软件。


“老师你看,是不是很帅?”


“对了胜生老师,你有SNS账号吗?我想关注你可以吗?”


“或者邮箱地址也可以,老师我之前一直有些问题想问但是……”


 


24.


那天勇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班上离开的。


他只记得自己胡乱应答了几句,然后就从人群的缝隙中落荒而逃。


他从来没意料到,时隔多年,他居然会通过这样的方式,再收到关于那个人的消息。


 


那个人变了,剪掉了长发,肩膀也变宽了。


那种甜腻的麦芽糖香气彻底消失了,看起来是个成熟的大人了。


和认识自己的时候,完全不同了。


 


勇利觉得自己的眼眶有点干,大概是人想到了往事,终归会有些伤感。


 


25.


后来他还是偷偷注册了账号,找到了他曾经学生的主页。


英俊的男孩长大了,还是英俊的男人。随便发一张风景照,底下都有无数的评论。


勇利用自己改的像串乱码一样的账号,把男孩曾经的照片一张张翻了过去。


但他不敢留言,只能小心翼翼的按一下那个红心。


像是这样就能把他不敢说的,藏在心里几乎都要麻木的爱意,一点点倾泻出去。


 


26.


在悄悄关注了对方大半年之后,胜生老师在深秋的一天收到了一条推送。


已经是成熟男人的维克托第一次主动在社交媒体上提到了自己的感情问题。


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他说他现在过的很幸福。


 


虽然后面接的是希望粉丝们不要来打扰他的工作和私人时间,但依然还是在小小的学术圈子里掀起了一些波澜。


老学究们感叹小年轻就是不一样,而同龄学者们则无不羡慕对方脑子又好命又好,连恋爱运都比他们这群单身狗要强。


小姑娘们心碎了一片,第二天都有红着鼻子来上课的。


 


只有勇利,看着对方那条看似平淡的SNS,彻夜未眠。


 


27.


这一年的初冬,胜生老师就要35岁了。


老家的妈妈照例打来电话,除了祝他生日快乐,问他什么时候回家,终于第一次隐晦的问起了他的感情状况。


已经34岁的胜生老师踟蹰了半天,还是支支吾吾的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但只是单恋而已。


妈妈在电话那头长长的叹了口气,也就没再追问什么。


 


大城市的冬天不如乡下地方的冷,但挂了电话的勇利还是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他已经很难记起在圣彼得堡的那段日子了,梦做得太多,他潜意识里就渐渐觉得,那些日子也不过是他自己的梦而已了。


他从便利店里买了罐咖啡,出了店门才发现并不热。


只不过比起他手心的温度,还是要温暖上一点。


 


28.


35岁的胜生老师在生日前一天接到一个很临时的任务。


当年带过他的老教授突然感冒了,要他帮忙去机场接个人。


“我带的学生里就你俄语还看得过去,就劳烦你,帮帮我这把不争气的老骨头吧。”恩师说的诚恳,勇利也就没有推辞。


 


可直到他去了机场,才想起自己没问导师对方叫什么名字。


除了航班和一个一看就是海外号码的手机号,他手里只有顺手从办公室拿的,写着校名的引导牌。


再然后他发现对方的飞机误点了,导师的手机也关机了。


他大概要在机场过生日了。


 


29.


“抱歉,让你久等了。”


在勇利靠在机场大厅的座位上发呆的时候,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水味。


然后有人很自然的拉过他的手,握进手里小心地捂热。


一如很多年前有人曾做过的那样。


只不过这双手没了曾经的柔软,尺寸也要大上一圈。


 


“等很久了吗?抱歉,事情比我想的要多了些。”男人嫌勇利的手实在太冷,索性放进了大衣口袋里捂着,“可有些话我觉得,还是要当面和你说的好。”


 


“我喜欢你,勇利。”


 


30.


维克托原本以为去见他喜欢的人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可因为家里的原因,他的赴日签证一直没有批。


后来他想通了,索性就等几年。


等他能堂堂正正的,平等的站在他老师面前,他再去找他也不晚。


起码这样他就有时间学会怎么样硬下心肠的留住人,或者学会怎么样死皮赖脸的装可怜。


 


31.


胜生勇利35岁的生日最后还是在他自己的小公寓里过的。


他曾经喜欢,或者说一直都喜欢的人,带着他所有的家当,甚至他家的大狗,一脸无辜的蹲在机场,要他带他们回家。


他当时大概是被眼前人的可怜迷惑了心智,晕晕乎乎的就带着人回了家。


结果那人不仅不放手,还死皮赖脸的要和他睡一张床,不然就要亲亲他。


 


他以为他是谁?他明明没有答应他的表白。


可35岁的胜生老师心肠一点都不硬,他所有的勇气,大概在他29岁那年的秋天就统统用完了。


 


所以当那个男人跪他的床边,抱着他,对他说生日快乐的时候,他还是悄悄红了眼眶。


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他从没谈过恋爱。所以他只能小心翼翼的等对方睡着了,才很轻的回了一句,我也喜欢你。


 


33.


那天之后,胜生老师还是那个胜生老师,不许无关的学生旁听,总是选最小的教室。


可陆陆续续有学生发现,他的课件后面终于加了邮箱,只不过邮件似乎都是他的助教回的。


也不再像曾经那样赶着下课。但也不会留太久,因为总有人会赶着点等在教室门口。


等所有学生都走了,他才会进教室,替胜生老师收好东西,然后拉着他的手一起回家。


 


再然后,胜生老师的手上多了一枚戒指,金色的,戴在右手无名指上。


有一次一个学生问他这是护身符吗?为什么要戴在右手呢?


结果胜生老师难得笑着耐心答,那是他的结婚戒指,他爱人是俄罗斯人,这是他们那里的习俗。


 


34.


于春夏相恋,于秋冬离别。


是我与你一起度过的季节。


可即便四季轮回,我的日历上也依然只写着你的名字。


所以我抱着最初的悸动回来找你,也庆幸你还留在原地,等待着我的归期。





-------------


加班到十点多,还是没赶上29号。


这篇文最初来源于之前听的一首歌,这里也一并推荐给大家。


欅坂46-二人セゾン


写的有点匆忙,算是我一点微小的心意吧。


希望胜生选手在新的一年里也能和自家教练过的开心。




也爱你们,么么哒。